強勢占有,慕少情難自控

作者:沈盡歡

文字大小調整:

  ……看著男人離開后清寂的背影,讓她的心有一瞬的恍惚。
  容雅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將合作案翻開放在一旁,開始和對方的助理進一步攀談但是心已經明顯不在這次的合作案處理上。
  今天出來太晚,鄭東開了顧先生的私人車。
  等他向外走,有侍者上前詢問,“需要什么幫助?”
  “車鑰匙給我。”
  “好的,顧先生您稍等。”
  夜晚的風有點涼,他靠在那輛eep牧馬人上,迎著冷空氣慢慢抽了支煙。
  侍者很快將鑰匙送過來,問他是否需要司機的時候,他咬著那支煙在薄唇間沖他搖搖頭打開車門,上車后長指搭在方向盤上發動車子引擎一連串的動作下來,連貫而利落。
  侍者站在一旁,看開車人熟稔的樣子像是十足精通車子性能的人。
  還不容他多想,牧馬人已經駛入了夜色中。
  瓊州的服務行業發達,盡管是這樣的夜晚,依舊有很多家商店還沒有光門落鎖,甚至有街邊的小吃店門庭若市。
  顧懷笙驅車轉了個方向,最終選擇將車找個位置停下后自己走走。
  他母親是瓊州人,即便生在法國沒少接觸瓊州的生活習慣,甚至是當地的美食。
  泊了車以后。
  他望著霓虹閃爍的夜間繁華街區,重新掏了一支香煙出來抽,靜靜站著的時候看到路燈下有三三兩兩的年輕人結伴而行步入酒吧。
  顧懷笙一直因為身體緣故戒煙戒酒,但是酒吧他倒是去過不少次。
  至于原因,大概是個秘密。
  男人修長的指在料峭的寒風中變得冰冷,將薄唇上的香煙取下來,他開始向一家普通的酒吧里面走。
  usique法語標識的音樂酒吧。
  古樸中帶著一點法蘭西的裝潢風情,很像他多年前在巴黎去過的那間酒吧。
  酒吧很小,但是里面的客人卻算得上多。
  不過和以往吵鬧風格不同,主要以樂器演奏為主,甚至有很具有國風的民族樂。
  他找了一個相對僻靜的角落里坐下,很快有服務生問他需要什么,被他回絕了只要了一杯純凈水。
  純凈水淡而無味,就像此時中場休息中酒吧的吵鬧,終于安靜下來的時候有一個女孩兒走過來坐在了白色的鋼琴架前。
  很年輕的女孩子,和禾禾那個時候的年紀很像,大概只有18、19歲。
  鋼琴架最近的距離前坐著一個大不了她幾歲與女孩子年齡相仿的少年,對彈鋼琴的女孩兒微笑,做著鼓勵的表情。
  一如當初的馮修浚。
  女孩子彈得是卡農,前奏低緩沉靜優雅的旋律動聽至極。
  但是有輕微的漏洞和小瑕疵,顧懷笙屈指扣響了桌面,回味著旋律里的某些東西就像是在回味著某次不經意的遇見。
  他認識嘉禾。
  并非在醫院里的第一次遇見,很多年前她還是個學生在酒吧里看到她彈鋼琴。
  明明是酒吧這樣混亂的場合,她卻純粹干凈的和這里及其不相符。
  就像他手里的這杯純凈水。
  一曲卡農彈奏完后,音樂酒吧里愛好音樂的人為女孩子鼓掌,女孩子笑了笑下來直接奔向那個少年。
  他們走向昏暗的燈光下,緊緊的抱在一起親吻了起來。
  顧懷笙繼續喝著手中這杯淡而無味的純凈水,卻沒想到此時鋼琴架前上來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人。
  屈指將玻璃杯放在桌面上,他目光漸漸凝聚
二中二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