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涼

文字大小調整:
  慕慎容回到學校的時候正是中午,遠遠地便可以看見學校上空升起的炊煙,沈嘉晨應該正在做飯。
    他手中拎著趙青父親給他的青菜,一步步走進了廚房。
    沈嘉晨正坐在灶下,失神地盯著灶膛里跳動的火苗,忽然察覺到屋子里的光線暗下來,她才猛然回神。
    一轉頭,就看見了慕慎容站在門口的身影。
    他遮住了外面投來的大部分光線,屋子里瞬間黯淡下來,一時間,沈嘉晨連他臉上的神情都看不太清。
    而他似乎也不打算給沈嘉晨看清的時間,將手中的青菜往她放食材的桌子上一丟,轉身就要走醢。
    沈嘉晨一下子站起身來,眼神閃爍片刻,終究還是開了口:“你回來了。”
    慕慎容腳步頓住,僵在門口,卻沒有回頭。
    沈嘉晨看了看他的背影,緩緩道:“昨天辛苦了,謝謝你。”
    慕慎容依然沒有回頭,聞言只是聲音清冷地回了一句:“他們跟我說過很多遍謝謝了,不用你代說。”
    眼見著他又一次要抬腳離去,沈嘉晨低低道:“不是。”
    慕慎容又一次頓住腳步,沈嘉晨似乎深吸了口氣,才又開口:“是我謝謝你。緹”
    慕慎容僵立在那里片刻,終于緩緩回過身來看她。
    沈嘉晨目光卻沒有直視他,她視線游離在低處,只是不看他。
    慕慎容忽然冷笑了一聲,隨后道:“何必勉強自己跟我說這樣的話呢?你有多討厭我,從前或是現在,我都有了解了。不用說這些言不由衷的話了。”
    說完他便只是看著沈嘉晨,沈嘉晨聽到他這句話之后,飛快地抬頭看向他,然而只是一眼,便又移開了。她緩緩搖了搖頭,依舊是否認:“不是的。”
    “那是什么?”慕慎容緊緊地盯著她,“不是言不由衷,還是不是討厭我?”
    沈嘉晨聞言,終于又一次抬起頭來,迎上了他的目光。
    慕慎容說不出她的眼睛里藏著什么。畢竟,她的心事一向藏得那樣深,哪怕是她自己也未必清楚,又何況他?可是他卻始終看著她,固執地等待著她的答案。
    她目光依舊溫良平和,似乎想說什么,卻又還沒有醞釀好。
    可是慕慎容卻仿佛已經不愿意在給她時間,“說啊,如果不是,那是什么?”
    他咄咄相逼,沈嘉晨看著他,喉頭忽然又有種哽咽的感覺要升起。
    偏偏正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把熟悉的、帶著哭腔的聲音:“終于到了……這什么鬼地方嘛!喂!快來個人出來接我啊!”
    兩個人聽到這把聲音都怔了怔,沈嘉晨率先回過神來,從慕慎容身邊掠過,匆匆走了出去。
    慕慎容忍不住閉上眼睛,微微深吸了口氣,這才也轉身走了出去。
    學校前方的空地邊緣,思唯提著一個行李箱站在那里,看見沈嘉晨就直接丟開箱子撲了過來,差點哭出來,“真的到啦?我差點以為自己要累死在路上了。”
    沈嘉晨被她抱著,沉默片刻之后,迎接她的第一句話是:“你不是說這輩子都不會再來這個地方第二回嗎?”
    ……
    對思唯來說,這輩子給她留下最多陰影的地方可能就是這里了,經過上次被雨圍困山上的經歷之后,她回去就大肆宣布這個地方來過一次就不會再來第二次,可是這一次,她偏偏又出現在了這里。
    第一,黎湘和沈嘉晨看起來都很喜歡這個地方,讓她忍不住懷疑自己上次是不是對這里產生了錯誤的印象;
    第二,她非常想知道慕慎容現在在這邊是什么樣子,跟沈嘉晨之間發展到了什么地步;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個地方信號微弱,可以讓她避開某些人的***擾!
    沈嘉晨將午餐擺上桌,看著思唯一邊挑三揀四一邊慢吞吞地吃,開門見山地就問了一句:“所以,慕大哥他怎么惹你生氣了?”
    思唯聽了,猛地將筷子拍在桌子上,瞪著她,“好好的提那個人干嘛?讓不讓人好好吃飯了?”
    沈嘉晨默默地拿起了碗筷,從善如流,“好,不提了,先吃飯。”
    思唯卻沒這么容易讓這件事過去,她看看坐在自己左邊的沈嘉晨,又看看坐在自己右邊的慕慎容,“你們呢?這半個月相處得怎么樣?發展到哪一步了?剛剛在廚房里干什么呢?”
二中二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