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禮,首席獨家冠名

作者:殘妝舞墨

文字大小調整:
<>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左汐那遲來的妊娠反應也緊隨而至。
  
  孕吐得厲害,似乎每一次都能夠將自己的胃掏空。
  
  靳司晏不放心,勒令她暫時先別去左氏集團上班了。
  
  左光耀來看她美其名曰想念小寶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時,也放下話了:“信不信你再逞強去公司我就罷了你的職?”
  
  不得不說,這女婿岳父還真不是一般的齊心。
  
  老爹有意將名下所有股份都留給她,雖然如今大多數時候都不坐鎮公司了,但因著她懷孕,他去公司的次數反倒多了起來。又根據她的建議大力提拔了裴子愷等人償。
  
  左牧也沒閑著,當哥哥的又開始給她肚子里的孩子攢見面禮,開始一刻不停地壓榨公司里的藝人。對此,他又被冠上了“史上最摳門最坑爹老板”的美名。
  
  不過這位摳門老板有一日突然抽風帶著一列豪車縱隊在大馬路上向一個女交警求婚,并且堵塞了兩條街。消息爆出,有人罵街,還有人聲稱幸好沒救護車救火車經過,要不然他就成為全民公敵了。
  
  對此,左汐也想罵一句,臥槽難不成他哥真要告別單身了?不是逢場作戲嗎?而且……她記得沒錯的話,他每次可都是被崔鳶打的份啊……真娶了人家,他不擔心自己的小命了?
  
  當然,以她哥那性子,她即使十萬個為什么拋出去,他也肯定懶得甩她。
  
  這期間,張盛秦覓之流不服法庭一審結果,又提起了上訴,那三個混混自然也是猶如攀上了救命稻草,幾人繼續狼/狽為/奸。
  
  不過得到的結果,卻是維持原判。
  
  靳司晏也曾問過左汐是否想要為自己和小寶兒找回親生父親。
  
  畢竟三個混混,已經確定到了那么小的范圍,她如果愿意,完全可以通過鑒定得到一個結果。
  
  可她卻毫不猶豫地否決了。
  
  她的父親永遠都只會是老爹。而小寶兒的父親,永遠都只會是靳司晏。
  
  他們兩個,都不需要為那份惡心骯臟的過去買單。
  
  那些在監獄里的人,與他們的生活無關。
  
  *
  
  睡了一下午,左汐剛走下樓,晏寶便歡快地搖著尾巴跑了過來,在她跟前打轉。
  
  只不過,她身子一彎,正要將它抱起來,冷不防便傳來了靳老夫人慌慌張張的聲音。
  
  “小寶兒,還不快將你的晏寶抱走?”
  
  然后,某只小寶兒便飛快地從玩具堆里扒拉出自己的腦袋,站起身,小短腿邁開跑了過來,將晏寶一把抱起。
  
  小家伙板著臉,特別嚴肅地說道:“大寶兒你懷著小寶寶,所以不能和晏寶玩了哦。遠離晏寶,關愛小寶寶,懂嗎?”
  
  一板一眼地教育著她,還真是挺像模像樣的。
  
  左汐哭笑不得:“誰跟你說我懷著孩子就不能和晏寶接觸了?”
  
  “太奶奶說的!外公也這樣說的!”
  
  “那你家大晏怎么說?”
  
  “大晏說,一切都聽太奶奶和外公的。”
  
  得,靳司晏就是棵墻頭草,雖然答應了她不會束縛她和晏寶的距離,但一轉身,便來了個唯老太太和岳父大人的命是從。
  
  “可我現在特別想摸摸晏寶的腦袋,撫一下它軟軟的毛,你說怎么辦?”
  
  “大寶兒你得忍住,想象一下晏寶老了,它的毛摸起來都好粗糙,一點都不順手,而且還刺疼刺疼的。再想象一下晏寶身上長滿了跳蚤和蟲……”
  
  靳小寶努力營造著恐怖的畫面。
  
  左汐當真是服了他:“小寶兒你給我滾粗!”
  
  “我這是聽太奶奶的話。”小家伙傲嬌地抱起了晏寶,然后屁顛顛地站在靳老夫人旁邊。
  
  晏寶又長大了一些,結果憑著小寶兒的小身板,居然也能夠一點都不吃力地將它給抱起。可想而知小家伙也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許多。
  
  靳老夫人別看年紀大了,可這說教起人來從來沒落下過。
  
  摸了摸小寶兒的腦袋,她望向左汐:“小汐,以后晏寶就交給小寶兒照顧。你想要看呢,沒問題,想要遛它也可以,但絕對不能和它保持太近的距離,尤其是用手碰它。”
  
  “……”
  
  什么叫只準遠距離看不能近距離觸碰啊?
二中二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