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愛上替嫁嬌妻

作者:失落的喧囂

文字大小調整:

  只是陳柔止的眼淚卻還是不停地掉著,盯著他的眼睛也繼續一動不動地盯著,淚水從捂在嘴上的掌心指縫中滑出來,看著讓人好是心疼。
  “柔止,你怎么了?”莫遠的眸中一閃,像是意識到了什么,想要抱住陳柔止,止住她的哭,但早知道他不該見她的。
  莫遠看著陳柔止的淚,后悔了,他不該的自私的要見她。陳柔止像仿佛忍受不住繼續呆在原地看著不斷咳的莫遠,轉身開了門就跑了出去。
  * * *
  樓頂——
  什么也看不到聽不到奔跑的陳柔止蹲住,終于啜泣地哭出了微弱的聲音。
  下一秒
  一個人從身后抱住了她,結實的手臂,熟悉的氣息,墓子寒也不說話,只是靜靜抱著她,任由她哭,知道她心里難受,莫遠的事……
  他也是不久前知道的。
  莫遠的傷,還有那費力的咳嗽,病——
  連他都覺得莫遠……
  此時,要她再保持淡然的態度,淡淡的表情,勉強克制住情緒不發出哭泣聲,對她來說,還是太殘忍了。
  而看到她這副樣子,墓子寒一點都不意外。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個莫遠早就已經是寶貝心頭一根永遠不可能拔除的軟刺了,這軟刺曾經非常的堅硬,傷害過,彼此刺傷,痛苦過,但是在寶貝的心里,莫遠的位置永遠不會消失。
  尤其是在那一場撞車事件后。
  或者說更早,莫遠在寶貝的心里一直沒有抹去,一直潛伏著,一直……最后由硬刺變成了軟刺,這根軟刺的每一次受傷便會擠壓軟刺,讓她自己受傷。
  她根本無法完全放下與莫遠有關的任何一件事情。
  寶貝接受他后,他們在一起的這些時間里,因為以前的恨,怨,還有其它的一些東西,無意的,刻意的兩人間都不去提莫遠,所以那刺便隱藏了。
  他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她愛他,只有他,是他一個人的。
  然而如今,那一次撞車,重病的莫遠,手殘廢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這會讓他的寶貝的心里生出多大的自責之心,連墓子寒自己都無法想象小島里四面是郁郁蔥蔥的樹圍繞,風,清新的氣流在他們身邊流轉著。
  帶著海風海水微微的咸。
  陳柔止從來沒有覺得她的心這么痛著,不是因為愛著而痛,而是因為無法給予莫遠要的那種愛,而痛,再多的傷害,再多的恨意早灰飛煙滅。
  這一生,五年前,五年后,她和他剪不斷,理還亂。
  一直的糾纏,一直的不放手,一直的恨,怨,愛,痛,五年前的愛,五年后的恨在那一場撞車后撞碎了她心里的堅冰,化為了水,她不愿承認,她對莫遠不忍心,會心痛!
  所以,此刻,面對這樣的他,她無論如何再對他說不了拒絕。
  可是——
  她該怎么辦?
  望天,閉眼,身后的溫度,溫暖,手中的愛戀深情……
  她不能辜負!
  也不可以辜負,墓子寒是她的重生,是她最重要的人,最深的依戀——
  “寒,該怎么辦?我無法放下他了,怎么辦?心口很痛很痛,看到這樣的他,一臉蒼白的他,寒,你為什么要讓我見他?為什么?他,莫遠他得了什么病?為什么不停的咳,咳出了血?寒,你告訴我,是因為那一撞嗎?是嗎?我該怎么彌補他才好,他不要同情,不要勉強的‘愛’,可我又有什么能夠給他的?”
  陳柔止閉著眼,靠在身后溫暖的懷抱里,靠著墓子寒,問著,秀眉皺著,下唇咬得緊緊的雪白,眼角有日瑩閃爍,閃爍在陽光底下,晶亮。
  “寶貝…。放不下,那就不放下,反正從我看到他為了你折磨成那般模樣之后,為了救你被撞之后,又病成這樣后,我就沒想過要把他趕走,或者把他摒棄在我們的生活之外,不然我也不會帶他上郵輪,阻止他離開,不會帶到上島,讓你們見面。”
  墓子寒似乎早就知道有這一天,知道陳柔止的悲傷糾結,聲音頓了頓,像是在壓仰什么,調節情緒,半刻,更緊的抱著懷中的柔軟,方才道“雖然愛人和家庭生活無法分享給別人,但是我可以試著把他完全當成自己人,只要你開心,我們永遠的生活在一起,而且他的病也是為了救你,咳嗽已入肺,非常的嚴重,這個小島空氣好,也適合他養病,以后,就讓他住在這里吧。”

二中二规律公式